? 第253章 被填满的杯子 - 电影人传奇最新更新 - 品书网手机免费阅读 365bet现场衔接_365bet现金开户_亚洲365bet平台
?品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东京大田区的池上本门寺附近,有很多挂着“中森”名牌的房子,甚至有以中森冠名的汽车工场和幼儿园。可以说是“中森村”,类似于中国的“张家庄”、“王家庄”。这里曾经出了一个姓“中森”的大地主,这里姓中森的居民大多是他的后裔。

许望秋和森繁重道来到“中森村”的四角商店街,找到了一家挂着中森招牌的精肉店。在精肉店中站着一个身穿白色衣服的男子,在他的旁边是一位颇为漂亮的中年妇人,正是中森明菜的父亲中森明男和母亲千惠子。

在四五十年代的时候,英国演员演戏有很重的话剧感,有点用力过猛的感觉。不过后来英国人吸收了斯坦尼“形体动作方法”的理论,将这种理论与英国传统戏剧训练法相融合。按照这种方法训练出来的演员,就没那么重的话剧感,是比较自然的。英国皇家戏剧学院的训练法就是斯坦尼和英国戏剧训练法融合的产物,按这种方法训练出来的演员控制力很强,不应该出现中森明菜那种情况才对。

既然不是训练的原因,那唯一的可能就是心理问题。

许望秋跟中森明菜聊了一阵,问到了一些东西,但他总感觉没有找出真正的原因来。毕竟他跟中森明菜不是特别熟,中森明菜讲的东西可能有保留。所以,他打算找中森明菜的家人聊聊,看到不能找出真正的原因来。他担心中森明菜的父母不相信自己,便叫上了跟中森明菜家人有过接触的森繁重道。

千惠子跟中森明菜一起到过大映公司多次,见过森繁,知道他是公司董事。看到森繁过来,她马上冲森繁鞠躬,热情地道:“这不是森繁先生嘛,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然后对旁边中森明男道:“明男,这是大映公司的董事森繁先生,明菜就是被他看中,才有机会演电影的呢!”

中森明男冲森繁鞠躬:“森繁先生,一直想要拜访您,可始终没有机会。”他小心翼翼地道:“是不是明菜惹什么麻烦了?有什么话请到屋里说吧!”

千惠子走出柜台招呼道:“森繁先生,请这边走。”

许望秋和森繁重道在千惠子的带领下,走进肉店,往二楼上走。中森明男因为要看店,并没有跟着上楼。往楼上走的时候,千惠子告诉许望秋他们,店铺二楼是房,当初他们一家就住在这里,最拥挤的时候,家里7个人肩并肩地生活。在中森明菜出生后,由于实在太过拥挤,他们一家才搬到了清濑,平时只有中森明男还睡在店铺里。

来到二楼的客厅,千惠子招呼许望秋他们坐下,给他们泡好茶。她坐在许望秋他们面前,小心地道:“森繁先生,是不是明菜惹什么麻烦了?”

森繁把事情简单说了一下,又介绍了许望秋,才说出真正的目的:“许先生认为明菜的问题是心理问题,心病还须心药医,只有找出原因来,才有可能解决明菜的问题。”

千惠子冲许望秋鞠了一躬,满是感激地道:“许先生,真是太麻烦你了。我看到您的时候,就觉得亲切,原来您是中国人啊,我也是在中国出生的呢!”

许望秋有些惊讶:“你是在中国出生的?”

千惠子笑着道:“是的,我是出身在新京,父亲当时是满铁的职员。我在中国生活了七年,直到战争结束,才跟父亲和母亲回到家乡鹿儿岛县枕崎市。”

许望秋知道所谓的新京就是伪满洲国的的首都,也就是长春。千惠子的情况跟森繁有点类似,像他们这样的东瀛人不少。许望秋对这事不感兴趣,但还是微笑着道:“那你有机会可以到长春看看,也许当初你们住的房子还在呢!”

千惠子连连点头:“一定一定,有机会我一定去看看。”

许望秋看着千惠子道:“中森夫人,刚才森繁先生已经讲了,中森小姐现在的问题是心理原因造成的。就像有的人用卡拉ok唱歌唱得很好,但到了舞台上却连嘴都张不开,中森小姐的情况就有点类似。”

千惠子诧异地道:“明菜从小都很大方,四岁开始练舞,去年和前年都参加了《明星诞生》,表现都特别好。她本来想参加今年的《明星诞生》,由于要参演你们的电影,要接受训练,才放弃的。她不会因为紧张就发挥不出来。”

许望秋摇头道:“我只是举个例子,不是说她因为紧张而不能表演。这么说吧,演员其实就一只杯子,演员优秀的演员在演戏之前会将杯子清空,然后把自己对角色的分析理解、将情感注入杯子中,完成对角色的塑造;水平一般的演员是无法清空杯子的,对角色的分析和理解不够,注入杯子的情感也不够,塑造出来的角色就马马虎虎。中森小姐的情况是内心被其他东西填满了,导致无法将情感注入杯子中。昨天我跟她聊过,没有找到真的原因,就想跟你们聊聊,看看能不能找出真正的原因来。”

千惠子彻底明白了:“许先生请问,只要知道,我一定告诉您。”

许望秋看着千惠子,道:“恕我冒昧,我听说中森,她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一个妹妹。在这六个孩子中,你们最喜欢的是哪个,应该不是中森小姐吧?”他见千惠子诧异地看着自己,解释道:“我们中国有句古话,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在孩子多的家庭,父母可能偏爱某个孩子,那其他孩子就很容易被忽略,心理可能就会有阴影。”

千惠子摇头道:“我非常喜欢明菜的,因为明菜特别懂事,而且唱歌唱得特别好。我年轻的时候唱过歌,希望成为美空云雀第二。在20岁的时候,为了追寻梦想从家乡来到东京,在夜总会唱歌。可是全国有无数像我这样希望成为美空云雀的姑娘,我根本没有机会。后来,我的梦想破裂,遇到了明男,就跟他结婚了。明菜从小就展现了唱歌的天赋,我希望明菜能够继承我的梦想,成为出色的歌手,对明菜是非常疼爱的。”

许望秋听中森明菜讲过这事,她希望完成母亲的音乐梦想。当时许望秋觉得中森明菜的情况是不是跟谢霆峰类似,由于背负了太多的东西,导致演戏的时候放不开。不过仔细一想,他又觉得不对。

毕竟谢霆峰是谢贤的儿子,承受的压力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他为了证明自己,也为了不丢父母的脸,就拼命表现,拼命想要把戏演好,结果导致用力过猛。中森明菜如果只是背负着母亲的梦想,不至于会这样,应该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许望秋微微点头道:“那你的家人呢,喜欢中森小姐吗,跟她的关系好吗?”

千惠子想了想道:“还好吧,不过他们有时候会抱怨。因为明菜身体不好,尤其是小时候经常发烧,卧病在床,给大家添了很多麻烦。比如一起出去野餐,但因为她生病而不能成行,他们就会说责怪的话。”

许望秋心想,这跟在中森明菜说的完全不同,看来还真是和家庭有关,马上道:“那你跟丈夫的关系如何,会不会经常争吵?”

千惠子犹豫了下,最终还是点头:“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过确实经常吵架。事情是这样的,我们这个肉店是开在这里,但我们是住在清濑市,坐车要两个多小时。明男平常住在店里,只有星期六星期天才会回家。肉铺工作非常辛苦,会从早上忙到夜里,明男是又寂寞又疲惫,经常会因为一点小事发脾气。我这个人也是火爆脾气,而且我也很辛苦,既要帮忙看店,又要照顾明菜他们。明男发脾气,我就会跟他吵。”

许望秋继续问道:“中森先生经常会因为小事发脾气,而且会跟你争吵,那中森小姐是不是很怕中森先生,跟中森先生是不是太太亲?”

千惠子想了想,道:“跟明男确实不是很亲近,因为明男只有周末才回家,再加上经常发脾气,经常跟我吵架,明菜确实有一点怕明男的。”

随后许望秋又问了很多关于中森明菜的问题,关于家庭的,关于生活的方方面面。

差不多跟千惠子聊了将近两个小时,许望秋和森繁起身告辞。千惠子本来想挽留许望秋和森繁,请他们吃饭,以示感谢。不过许望秋拒绝了,他还要去找中森明菜的同学了解情况。人都是有两面性的,很多人在父母面前是一幅模样,在外面又是另外一幅模样。

事实也是如此,家人眼中的中森明菜和同学眼中中森明菜差别非常大。

一个中森明菜的同年级学生告诉许望秋:“中森家的小孩都有点不良,中森明菜也是如此,在初中的时候是不良团体的一员。不过她也不是那种站在前面干坏事的类型,不是完全的不良,只是跟那些人走得比较近。怎么说呢,嗯,就好像是不良团体的末端,金鱼的粪便一样的存在吧。”

另外一个跟中森明菜同年级的学生说了这样一件事:“中学二年级的时候,中森明菜在学校突然对我说能借我点钱吗?我跟她不是很熟,不是可以互相借钱的那种关系,我心里有些抗拒,但还是没有拒绝,给了她1000元。”

许望秋有点诧异,中森看起来是个很秀气的姑娘,没想到竟然敢会找人要钱,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不由问道:“你就那么给她了,她威胁你了吗?比如不给钱,会找她哥哥打断你的腿什么的。”

那个学生想了想道:“倒是没有直接威胁,但有点威胁的意思,主要是那张可爱的脸逼近的时候,不知怎么就没办法拒绝。”

许望秋道:“她后来还你钱没有?”

那个男生道:“没有,到现在都没还呢。”

在问完中森明菜的同学,许望秋彻底明白她的问题是什么了,对森繁重道笑了笑道:“事情已经搞清楚了,现在我们回去吧!”

森繁一头雾水地问道:“明菜到底是什么问题?”

许望秋微微点头道:“我一直感觉中森的气质跟娜塔莎-金斯基有点像,没想到她们还真是一类人,都是缺乏安全感的孤独症患者。”u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